笪志刚:从ODA到OSA,日本在谋划什么?OSA

作者: 小王 2023-11-27 14:16:25
阅读(109)
岸田文雄3日开始访问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其间,日方决定根据“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强化支援”(OSA)框架,向菲律宾提供海岸监视雷达等装备。这将是日本首次在OSA框架下对外提供防卫装备,也被外界解读为从昔日侧重非军事领域的“政府开发援助”(ODA)向今天侧重提升受援国安保能力的OSA转变。所谓“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强化支援”(OSA)框架,是被写入日本政府去年底新修订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的重要内容。按照日方说法,OSA隶属于“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通过向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同志国”军队无偿提供军事装备以及帮助对方完善相关基础设施,支持受援国提高军事能力和安保水平。为此,日本在2023财年预算中专门拨款用于援助被列为本年度实施对象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孟加拉国和斐济。据称明年的援助对象还将扩大至越南、印尼、蒙古国、吉布提等更多国家,预算也将扩大。日本从ODA向OSA转型凸显如下战略意图:首先是提高应对“域内大国”的战略制衡能力。不少分析认为,岸田这次访东南亚,或明或暗的目标中都包括应对中国,加强在东海、南海甚至台海周边的安保能力援助,显然带有牵制中国军事和经济影响力的意图。其次是在国内经济低迷下刺激日本军需产业发展。随着俄乌冲突乃至新一轮巴以冲突的爆发,军需产业的地位陡然提升,韩国迈向军需出口大国的架势也让日本产业界羡慕。借助从ODA向OSA转型,日本希望在实现地缘目标的同时,可以直接促进军需产业大幅增长进而带动经济走向更大程度复苏,甚至促进军备、自卫队和武器携手出海。再者就是形成依托多边的地缘介入战术能力。日本政界清楚,仅凭一己之力难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地缘和安保局势,因此希冀通过援助并壮大东南亚、南亚、太平洋岛国等海上安保势力,形成所谓“同志国”的海上防线,以增强日本在东海、南海乃至“印太”区域的介入能力。同时,推动从ODA到OSA转型,也凸显日本对外援助的如下变化:一是偏离“区域经济中心主义”。在实施ODA援助期间,日本更多的是奉行经济外交的“区域经济中心主义”原则,在推动双多边通商机制建设上表现积极,在地缘安保等方面作出适当让渡的意识较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生效实施都是这方面的标志。但现在,日本认为“区域经济中心主义”已经成为展开新的国家安保战略的桎梏,需要进行调整,OSA出笼正印证了这种调整的风向。二是确立“地缘安保中心主义”。随着经济先行的思维渐行渐远,日本以地缘安保为中心的意识增强,国防、经济、科技等安全外延不断扩散,OSA内容也被打上“服务于安全”的符号。OSA首次适用于菲律宾以及两国协调启动日本自卫队与菲军部队《互惠准入协定》缔约谈判等,表明对外援助与安保无缝链接或将成为未来日本“地缘安保中心主义”的核心支撑。三是重视依托对外援助构建多边遏制网络。与以往处理地缘矛盾更多侧重双边沟通解决机制、多边对话机制多为辅助的做法不同,随着“地缘安保中心”主张在政策制定中占据上风,日本在处理东北亚、东南亚以及东海、南海乃至更广泛的“印太”事务时,开始更多依靠多边遏制网络和防范机制。OSA从适用于菲律宾到加速向其他国家蔓延,就是上述转向的体现。不过,日本对菲律宾启动“OSA示范”,无疑会产生负面影响。第一,增加新的地缘紧张因素。OSA军援会给菲律宾越来越具挑衅性的海上行为火上浇油,未来随着适用对象和规模扩大,或将诱发新的地缘紧张乃至对立对抗。第二,激化区域内的双多边矛盾。东南亚乃至亚太区域存在不少双多边矛盾,还有多股域外势力觊觎,OSA接踵而至将会埋下更多隐患。第三,掀起区域内的军备竞赛。虽然OSA框架模糊了一些军事装备的杀伤属性以及民间协助建设一些敏感基础设施的概念,但本质而言就是变相输出军备,在增强一些国家安保能力的同时也将引发另外一些国家的安全担忧,地区内部可能为了谋求某种平衡而被动陷入军备竞赛。(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研究员、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